北京私家侦探公司 > 行业新闻 > 中国女子私家侦探

中国女子私家侦探

来源: 北京私家侦探公司 发布日期:2018-12-30 21:58
近年来,随着家庭暴力和婚外情的不断增加,许多人正常的婚姻生活受到了威胁,家庭的不稳定直接导致了社会的不安定。云南省妇女联合会的统计显示,家庭暴力的施暴者70%以上是丈夫,且手段残忍;同时因婚外情导致离婚的案件也屡屡发生,离婚率比10年前增加了30倍。日前,一家名为女子维权中心的机构在昆明成立,迅速刮起了一股反抗婚外情和家庭暴力的强劲风暴,也引来各界关注的目光,“女侦探”的合法性则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  昆明女子维权中心的工作人员正在接客户电话。  百名“娘子军”穿梭百座城市  这家11月16日在昆明成立的女子维权中心,隶属于2001年建立的成都得邦商务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主要为遭受家庭暴力、婚外情、转移婚姻共同财产的弱势群体服务。目前,公司工作人员已从最初的16人发展到153人,其中115人是调查人员,年龄最小20岁,最大的58岁。  工作人员正在宣誓。  为了调查、取证需要,这群配戴黑色墨镜的“娘子军”,身上随时携带望远镜、摄像机、录音笔,频繁在高级白领、普通工人,甚至是擦鞋匠等众多职业中更换自己的角色,穿梭在全国各大城市每个需要帮助的角落。  昆明办事处成立以来,每天都要接100多个咨询、求助热线电话。“您可以带上身份证、结婚证和户口本,证明你们是合法夫妻的这些证件,到我们这里来获得帮助。”办事处负责人雷丹不断在电话里重复着这句话。  记者抵达维权中心不到30分钟,就有4人因对方出现婚外情前来求助。雷丹说,直接到中心来反映情况的人每天大概有十几、二十个,他们多选择晚上的时间。  全国妇联调查显示,在2.7亿家庭中,30%存在家庭暴力,每年有10万个家庭因暴力而离异。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者是妇女、儿童和老人,又以妇女的受害程度最为严重。过去三年间,云南省妇联共接待了5万人次的群众来访,遭受家庭暴力侵害的占11%,其中,妇女权益受侵害高达8.23%,位居榜首。权益部部长贺平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丈夫由于离婚、妻子生女孩、酗酒、赌博和脾气暴躁等因素对妻子进行殴打、虐待,而且手段很残忍,把妻子耳朵咬掉,用烟头烧,甚至杀害。”  贺平指出,许多妇女,尤其是农村妇女认为自己只是丈夫的附属品,合法权益受到伤害时选择“沉默和忍受”,只有“忍无可忍”才会站出来反映。长期压抑会使妇女丧失生活自信心,对家庭和社会产生恐惧感,甚至走上“以暴制暴”的犯罪道路。  女子维权中心主任张兰华告诉记者,公司2001年在成都成立以来,已经受理来自全国各大城市的几千个案例,其中高达80%的比例属于婚姻家庭方面。在这些前来请求帮助的人群中,90%以上是女性反映遭受家庭暴力的虐待以及丈夫有婚外情等。  “女子婚姻侦探”的辛酸故事  记者了解到,昆明得邦商务信息调查公司女子维权中心的10个成员中,有9个都曾经受过婚姻的伤害;在昆明决心投身该工作的30多个新成员中,90%也属于离异女性。是怎样刻骨铭心的经历才会使她们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反抗婚外恋和家庭暴力?记者采访了工作人员阿静(化名),以下是记者与她的录音整理。  工作人员正在调查取证。  记者:你和丈夫是如何认识并结婚的?  阿静:1957年我出生在四川,现在有一个18岁的儿子。从小我的家境很好,父母是高级知识分子,我也受过良好的教育,毕业后在当地一家电台工作。1976年,我结婚并生了一个儿子,但我的第一段婚姻在丈夫的背叛下不到三年就结束了。1984年,我和负责工程技术的同事顾宏(化名)交往起来。他外型很好,感情细腻丰富,对人做事非常用心。在家里也是一把好手,做饭、洗衣、打扫,甚至连衣服的扣眼都会缝。当然,最令我感动的还是他对我的孩子视如己出。因此,我再三思量后,决定嫁给他。1989年,我们走入婚姻的殿堂,我暗下决心,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维系我们的幸福生活。  记者:这种幸福的生活维持了多久?  阿静:1990年初社会上流行下海经商,我的父母和哥哥也凑了1万多元开了一家电子公司,专营霓虹灯广告。由于起步早,大家又齐心合力,因此公司运营良好,到1996年,公司固定资产已经达到300万元。我以为有了牢固的经济基础,我们的爱情会更加一帆风顺,然而好景不长。从1997年开始,他开始发生了很大变化。  记者:变化有哪些?  阿静:首先,他爱上了赌博,赌资还挺大,有时一晚上要输好几千元;其次就是以各种借口跟我要钱,几百到几万元不等;第三,98、99年前后,他基本彻夜不归,我记得最清楚的是2000年的大年三十那天晚上,他依然没有回来。我有了这些察觉,便开始控制给他的钱数,并追问去处。他感觉麻烦,就表现出极大的不满,甚至对我恶语相向、拳脚相加。  记者:他打过你?  阿静:在1997年至2000年里,他打过我好多次,有三次比较严重:一次肋骨骨折,一次中度脑震荡,一次大出血。为了不让我的孩子再次受到父母离婚带来的伤害,我再三忍耐。  记者:对于他的变化,你是如何做的?  阿静:每次他不回来,我就发疯一样地找他,开始我以为他是打牌、赌博才这样的,可是后来,我听说他好像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女人。但我想努力唤回他的心,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无论怎么努力还是无济于事,痛苦之余我选择了开煤气自杀。当时,成都下着大雪,我把空调开的很大,躺在曾经温馨的床上,可全身还是不停地发抖。我知道,那是因为我的心死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在医院里,我的父母、孩子陪在我身旁揪心地掉着眼泪。看到他们伤心的样子,我既感动又后悔自己的冲动。  记者:经历这么多痛苦之后,你怎么考虑的?  我想清楚了,等我康复后就结束这段婚姻。可是我却找不到他的人影。最后,他回来了,却带着一身的性病。我追问他实情,他毫不理睬,而且他始终不答应和我离婚。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得邦公司”帮助妇女的新闻,便毫不犹豫地请求他们的支援。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发现了他的“恶行”:他用我辛苦赚来的钱和一个发廊女同居了好几年。在事实面前,他终于低下了头。  记者:现在想起这段经历时,是一种什么心情?  阿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刻骨铭心的伤痛。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女子婚姻侦探”这个职业?  阿静:想帮助那些和自己有惊人相似经历,却又正在遭受痛苦折磨的妇女,割掉社会毒瘤。  “女子婚姻侦探”惹来各界争议  尽管求助的人不断增加,但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注意到,工作人员反复强调,她们只是妇女权益维护者,并非“私家侦探”,同时坦言,中心正处于“尴尬的地位”:一方面,许多受迫害的妇女对他们的工作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他们的行为方式触犯了法律。  工作人员在翻看志愿者投放的简历。摄影:记者李倩  张兰华认为,有的妇女受到侵害时,虽然知道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利益,但是举证成了困扰她们的一大难题。具体说来,像家庭出现了婚外情,一般妇女是不可能拿到确凿的证据,因此在离婚判决时也会显失公平。“我们是在国家法律允许范围内对丈夫或妻子的婚姻过错进行各项取证,帮助遭受伤害的弱势群体。”张兰华认为,有的人过分强调“隐私权”,忽视对妇女权益的违法侵害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容易为那些背离道德规范的人找到更多解释的理由。  游走在现实与法律边缘的这些维权者,期待自己的法律地位能够得到承认。  与此同时,社会各界也纷纷发表观点。云南省妇联相关负责人认为是违法行为,拒绝发表任何评论,并认为媒体根本不应该报道。许多百姓也对此持反对意见,表示法律应该禁止。在一家私人企业上班的刘宇杰说,“侦探”这个职业比较敏感,把握不好会导致一系列社会问题。  而不少人还是表示赞同。一位因丈夫婚外情导致离婚的女士阿兰(化名)说:“我的丈夫甚至把那女人带到家里来住,我和他讲理,他就让我滚。离婚时,我把这个情况向法院反映,可是他拒不承认,还反告我诬陷他。我是个下岗职工,唯一有的就是一套60平方米的房子,现在认定,房子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也要分他一半。以后我该怎么办?如果早一点能得到这个中心的帮助,我或许能申请把房子分给我,让我有个容身之地。”还有不少人觉得,维权中心为一些求助无门的弱势群体提供保障,至少可以遏制那些无视法律和妇女儿童权益的人的嚣张气焰。  一些法律工作者则相对理智地分析了维权中心存在的利弊。云南省圣唐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宇表示,正常状况下,在婚姻家庭纠纷中,“谁主张,谁举证”比较困难,即使取得证据,其合法性不一定被法院认可采纳。妇女儿童是相对弱势群体,有一个机构来协助妇联等维护其权益是有益的。另一方面,国家明令禁止侦探机构的存在,据了解这个维权中心有收费行为,说明它是经营性质的,属于违法机构。但是,如果维权中心作为妇联的下属部门,工作人员不以任何形式收取劳务费,工资报酬由国家支付,并无偿地向妇女儿童提供帮助,这将对稳定家庭和社会起到积极意义。100   什么是违法行为?------------ 私家侦探解答:违法行为是指行为人实施了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行为。若无行为人的违法行为,就不会产生侵权责任。在现代社会,“不侵害他人”是任何一个民事主体所应遵守的普遍性义务,没有合法依据或者法律授权,不得损害他人的民事权益,否则就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这里的违法行为既包括作为,也包括不作为。在多数情况下,行为人都是因为对他人的民事权益实施了积极的加害行为而承担侵权责任,比如,殴打某人,盗窃某人财物,侵犯某人的著作权等。侵权责任法中规定的侵权责任大部分因为行为人的作为而产生的。但是,在一些情况下,行为人负有积极保护他人的义务,此时行为人的不作为也有可能产生侵权责任。比如,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就属于不作为产生的侵权责任。不作为侵权是行为人应当履行某种法定作为义务而未履行该义务而产生的,若没有法定作为义务,行为人的不作为并不构成侵权。这种法定作为义务可能是某一法律明确规定的,可能是某人先前的危险行为产生的,还可能是基于当事人约定而产生的,等等。

作者:北京私家侦探|私人侦探公司|北京婚姻调查|婚外情调查公司http://bj.jiedun007.com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