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私家侦探公司 > 行业新闻 > 骗婚女骗财3万 贵港“私家侦探”助警方抓获罪犯

骗婚女骗财3万 贵港“私家侦探”助警方抓获罪犯

来源: 北京私家侦探公司 发布日期:2018-09-05 19:12
3月18日下午,26岁的来宾女子韦某被柳州警方移交给浙江警方。一年多前,她涉嫌在浙江以婚姻为名骗财3万多元后,玩起了“失踪”。受托寻找韦某的是贵港一家私人调查公司,在柳州一出租屋内发现了韦某的踪迹。柳州警方将韦某抓获。  登门送彩礼,被骗三万多元  2009年11月中旬,贵港市一家私人调查公司的陈秋安,接到一封来自浙江省同行的委托信,称浙江男子王某被来宾女子韦某骗婚,损失3万多元,因此委托陈帮助调查韦某的行踪。  2008年8月3日,29岁的浙江省衢州市的单身男子王某经人介绍,与来宾市兴宾区凤凰武宜村女子韦某认识。相处一天后,韦某便表示愿意嫁给王某。第二天,两人就到衢州市柯城区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  韦某说,按广西的风俗习惯,男方必须跟女方到娘家送彩礼。于是,韦某带着王某来到柳江县的一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在那里,王某见到了一对上了年纪的男女,韦某称这是她的“父母”。韦某“父母”向王某索要红包和彩礼共3万多元。钱到手后,韦某及“父母”先后出门“上厕所”,等王某醒悟过来时,才发现韦某等人一去不返,而“韦家”不过是一间废弃的农舍。  今年3月19日上午,记者拨通了身在浙江的王某的电话。他说,韦某“失踪”后,他开始了真正的恋爱,但是,他和女友要结婚,只能先找到韦某办理离婚手续。最后,在浙江一家私人调查公司的介绍下,他向贵港的这家私人调查公司求助。  循着身份信息,找到她的家  王某把韦某在衢州登记结婚时留下的身份证明、民政部门出具的领取结婚证明、以及公安机关出具的报案证明,传真给了陈秋安。陈秋安惊讶地发现,韦某的身份信息竟然是真实的。  陈秋安把韦某结婚证中的照片拿到她的老家来宾市凤凰镇辨认。果然,照片中的女子正是韦某本人。可韦某家里只有她年迈的父亲,韦某长期在柳州,具体地址不详。  2010年1月中旬,陈秋安了解到,韦某和姐姐在柳州摆摊卖水果,但他还是没能找到她。陈秋安和同事决定出一着险棋——请韦某的家人配合调查。  2010年3月9日晚,两人想方设法找到韦某的哥哥。  找到她的住所,然后报告警方  一开始,韦某的哥哥不肯配合,陈秋安劝他说:“你这样不是帮你妹妹,而是害你妹妹。因为她还会继续去骗,总有一天会被抓的……”思来想去,韦某的哥哥同意次日带他们去找他的母亲,因为母亲也许知道他这个妹妹的住所。  10日上午9时,韦某的哥哥传来消息说,他找到了妹妹的出租屋。  陈秋安向浙江警方报案,并前往柳州南站派出所报告案情。该所刚好收到浙江警方发来的协查通报,遂同意了陈秋安的请求。  随后,陈秋安和同事守候在韦某的出租屋附近,等待了10多个小时。11日凌晨3时,韦某和男友出现了。民警突然出现时,韦某惊呆了。  “私家侦探”只能协助,不能越俎代疱  3月19日下午,柳州市南站派出所一位姓彭的负责人证实了此事,他称韦某已于3月18日移交给浙江警方。在抓获韦某的过程中,陈秋安和他的私人调查公司协助了警方。但是,私人调查公司不是执法部门,只能在自己规定的业务范围内开展工作,可以协助警方破案并提供证据,而不能越俎代疱。  浙江警方正在追缉韦某的同伙。027   侵害姓名权与侵害名称权是否一致?------------ 私家侦探解答:侵害姓名权与侵害名称权并不完全一样,这源于姓名权与名称权虽然基本性质类似,但却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是指公民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姓名的权利。后者是指法人、个体工商户、个人合伙等组织使用自己的名称并依法不受他人侵害的权利。名称权可以转让,且既包括整体转让名称权,也包括部分转让名称权的使用权。而姓名权不可转让。

作者:北京私家侦探|私人侦探公司|北京婚姻调查|婚外情调查公司http://bj.jiedun007.com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